首页 »

吴英案未尽的讨论

2019/9/20 10:10:48

吴英案未尽的讨论

 

减刑并非改判

 

2014年7月11日,浙江省高院在浙江女子监狱经过开庭审理,当庭裁定对吴英的刑罚由死缓减为无期徒刑。

 

根据《刑法》第五十条规定:“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如果没有故意犯罪,二年期满以后,减为无期徒刑。”在我看来,减刑只是一次“例行公事”的工作流程而已,而不是“改判”。

 

这次开庭,法官们最终向监狱方面查明,“吴英在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期间,没有故意犯罪,没有重大立功表现,且确有悔改表现,应予减刑”。

 

所以,这次减刑,并不代表法院对于吴英罪行的认定有任何的松动。

 

吴英对于减刑材料没有异议,但对于先前的有罪判决存有异议,她表示,一方面会继续遵守监狱纪律,一方面还要依法申诉。

 

1981年出生的吴英,生长在浙江东阳的一个农民家庭。没读完技校,吴英就辍学去姑姑的美容院做学徒,没几年便自立门户,开了美容院和足浴店。2006年3月起,吴英在东阳注册成立了12家以本色命名的实业公司,涵盖商贸、酒店、建材、投资、传媒等众多领域,她本人担任浙江本色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

 

此时,媒体开始风传她拥有38亿元的资产,并被称为“亿万富姐”,按这一数字,当年她足可以排在胡润“女富豪榜”的第6位。但吴英的光环只是“昙花一现”,2007年年初,吴英被东阳公安局刑拘。

 

2009年12月18日,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一审判决,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吴英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2012年1月18日,浙江省高级法院二审维持死刑原判。

 

吴英案出人意料地引发了网络世界的舆论喧嚣:围绕死刑改革、民间资本出路、金融垄断等一系列问题,媒体和民间展开了一场罕见讨论。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认为,被告人吴英集资诈骗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一审判决、二审裁定定性准确,审判程序合法。吴英归案后,如实供述所犯罪行,并供述了其贿赂多名公务人员的事实,综合全案考虑,对吴英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复核死刑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的规定,最高院裁定不核准被告人吴英死刑,发回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2012年5月21日下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重新审理后,对吴英集资诈骗案作出终审判决,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吴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如今,对于由于自己的原因而未能归还债权人的巨额债务,吴英在法庭上和书信中多次表达了歉意,并且希望有关部门尽快启动拍卖程序以便偿还债务,这是她悔过的表现。至于集资诈骗罪,吴英至今都未承认。

 

吴英的变化

 

我个人并没有见过吴英,后来,和吴英的父亲吴永正在北京偶然相识,我以一个旁观者的眼光,观察他为挽救女儿性命所做的一切努力。这时,我算是有了近距离围观吴英案的机会。

 

吴英很大的一个变化,是在狱中学会了感恩。过去,她是一个有些目空一切的人。我曾经看过她在狱中写给家人的信:“(我)这一生走到这一步,多半是因我的性格而注定。我也知道错了,可是(我)再也回不去2006年的光景了。现在,我对诈骗这个灰色的光环自己都能接受了……债权人现在没能拿回一分钱,我很内疚,我不是有意的,可无意之中却造成了这种局面,也很不安。不管别人怎么评价我,我都已不在意,只希望能尽能力偿还他们的债。我会努力去做的,尽能力去偿还……”她甚至想过写书还钱。

 

在了解吴英案的过程中,我也曾到东阳和认识吴英的各色人等深入地聊起过有关她的话题,这其中包括她的丈夫、母亲、妹妹、姑姑、朋友、同学、债权人、昔日她手下的员工以及办案人员、公职人员等。吴英案在我的头脑中有了一个大致清晰的轮廓:在现行的金融管理体制下,吴英对社会金融秩序的破坏是显而易见的,她的行为存在社会危害性也是不言而喻的。但无论是关于案件本身,还是其背后的民间金融现象,都有值得再探讨的地方。

 

焦点话题

 

对吴英案本身的争议,首先的焦点是“集资诈骗罪”的认定,有学者认为,成立集资诈骗罪的前提条件,是要先成立一个非法集资罪,非法集资的关键点是向“不特定的”的公众进行集资,而吴英主要是向几位资金商人进行借款,没有直接面向公众。虽然职业的资金商人的资金是来自于不特定公众的,但刑法并没有规定“通过特定的人向不特定的公众集资视为向不特定公众集资”。

 

但是,法庭认为,吴英非法集资的对象,除林卫平等11名直接被害人,还包括向林卫平等人提供资金的100多名“下线”。林卫平等人向更大范围的公众筹集资金,吴英对此是完全清楚的。
  

另一个就是还款能力。年轻气盛的吴英始终相信自己有良好的还款能力,即使身陷囹圄,她还曾设想着要通过写书还债。 

 

吴英的申诉,还与财产的多寡有关,终审判决认定吴英及其企业财产共计1.7亿元,所欠3.8亿元债务无法归还。但吴家认为,后来公安机关对吴英的资产进行查封、扣押之后,所估价值低于实际价值。

 

吴英案或是一个时代标本

 

随着对吴英案的认识加深,我看见了这起案件背后的时代价值和标本意义,正如台湾政治大学历史系教授罗彤华在其煌煌30余万字的《唐代民间借贷之研究》一书开篇中所说:“借贷问题牵涉的层面至广,反映的现象至多,由此角度来观察一时之经济、社会、政治、司法等在实际运作中各具之特色,与其交互影响下衍生之后果,应该是深具意义的。”

 

吴英一案,令一直处于“灰色地带”的民间金融,被放到台面上广为讨论。浙江是中国市场经济发育最完全的地区之一,民间资金在国家金融系统之外进行体外循环的状况由来已久,东阳、义乌两地民间借贷盛行,由私人产权和自由竞争所构成的市场体制在那里已然发育得十分健全,借贷双方对合同信用进行了浅显而明了的理解和诠释:借方是以归还为义务的取得,贷方是以收回为条件的付出。

 

这种诠释在合同双方那里得到遵守和礼遇之外,大家还都心照不宣地把资金规模和影响都控制在合理、有限的范围之内,尽量不给社会制造动荡,不给政府增添麻烦。但是吴英却是个例外,她行事太过高调。

 

而对管理部门来说,巨额资金在官方的金融体制之外运行,这是一种明显的越轨行为,也给经济和社会运行带来了风险。而这样的越轨行为,其实并非个别现象,加上民间借贷存在隐蔽性,对其进行有效的监管和控制极其困难,所以只能“枪打出头鸟”以儆效尤。

 

从长期来看,民间金融非法和合法的界线终需要界定。合理的民间金融有望在将来获得合法地位,成为现有的正规金融体系的组成部分之一。而作为一个时代标本和特殊符号,吴英案将不断地被人们反复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