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经历的GSK裁员风暴

2019/9/21 8:54:33

我经历的GSK裁员风暴

 

GSK(葛兰素史克)事件发酵至今一年有余,堪称是外资医药企业在华最广为人知的一次丑闻。从最初中国区高管锒铛入狱演变到如今中国公司千名普通医药代表面临裁员,这一场商业贿赂的肃清风暴中,几乎没有一个能独善其身的幸存者。

 

6月3日,多名GSK中国区前医药代表及其律师向媒体透露,目前全国多地(上海、山东、哈尔滨、湖北武汉以及江苏等省市)不少遭GSK解聘的医药代表,正在积极准备材料起诉公司非法解聘。笔者就此联系上了一名遭解聘的GSK前医药代表刘川,试图从他的亲身经历中,还原出这场风暴的一些片段。

 

被叫停的奖金发放

 

和许多此轮被予以解聘或不再续约的医药代表一样,刘川在国内医药行业已经摸爬滚打多年,辗转在包括GSK在内的大型医药企业之间。作为各大药企巨子的“基础元件”,医药代表是承担销售推广最基层的那一环,也是如今最受苛责的一个群体。

 

当初选择前往GSK入职,刘川正是看中公司是英国最大医药企业、全球十大药企的名头,应该做事规范,没想到肃清事件突袭,公司终止其职务,竟变得如此标准模糊。

 

在刘川看来,诸如GSK这样的外企将内部早已形成默契的带金销售责任,全部抛到了药代身上。如今肃清气氛浓厚就因此对员工解聘,并侵吞相应部分的报销款项。

 

“医药代表的收入组成,就是小部分的基础工资加上大部分的业绩奖金。就其承担的‘风险’而言,工资并不算高。每月还需要垫付数千上万元的销售费用,GSK对解聘人员不兑现报销费用,让我们非常委屈。”

 

到目前为之,此轮与GSK公司终止合同的这批药代人数超过百余人,未来这个数字有可能逼近千人。而公司以内审后不符合合规为名,对上述药代2013年三四季度奖金不予报销。

 

刘川介绍,从2013年10月31号开始,就有一批药代的合同正式到期,公司不再续约后,就把理应赔付的钱和报销一并结算了。但在这批人当中,就已经开始出现超额奖金和业绩奖励没发的情况。

 

“从那时起一直到今年二季度,公司对陆续离职的医药代表都是采取这样报销款与奖金部分克扣的方式,甚至对一些还在孕期受法律保护的员工也予以了解聘,这让我们队这家外资企业的做法非常震惊”。

 

在以刘川为代表的GSK销售人员看来,省下报销费用填补未来可能降临的巨额罚金,是GSK公司方面的如意算盘。而基层员工的相关费用实则颇为惊人。“我们员工之间互相统计了一下,刚入职的员工最少的报销也有几千元,通常都是上万元到数万元不等,最高者还有十几万元没报销的。以GSK之前透露要裁员千人,每人拖欠1万元报销计算,这笔费用至少要上千万。”

 

3月末,包括刘川在内的多名前GSK员工聚集到公司位于上海的办事处,举横幅抗议公司在解聘中存在的不合理行为,引发媒体广泛关注。而由于近期员工抗议的逼迫,GSK方面不得不对160个参与的员工先行兑现了每人5000元左右的安抚报销,此举也被视为GSK方面一直以来强硬的报销标准存在瑕疵的明证。

 

“胡萝卜加大棒”

 

从今年3月至今,刘川一行医药代表与GSK公司方面的斡旋一直未能有实质性结果,这也最终促使了多名药代一纸诉状,要求进行劳动仲裁和相应劳动赔偿。

 

在和刘川的交流中不难发现,最初这批身处基层、外来打工的医药销售人员,并不愿意与旧东家对簿公堂。毕竟他们中大绝大多数人在离开GSK之后,仍有意继续在其他医药公司担任类似职务。然而,数以万计的报销拖欠几乎占到了其年收入相当一部分,如此沉重的代价,也让他们最终打破沉默。

 

刘川介绍,2013年3月,GSK方面便突然推出了一套内部考核题库“My Learning”,要求所有医药代表都要参与考试。这一考试系统原本就在内部存在,考到90分者能有奖金激励,没有通过者也并无大碍。但如今这个考试成为公司变相逼退员工的手段,第一次考不过就是警告,然后安排补考。如果补考不过的话,就直接离职。

 

“听说整个中国区的代表都要参加,公司划定了一个不合格比例,相当于通过这个考试要裁去一批人。”

 

不仅如此,今年上半年以来,GSK一众医药代表经历的内审考核可谓五花八门,最终的指向都是让部分医药代表知难而退。刘川与其同事就曾因为内部HR和审计人员连轴转的“攻心”劝退,告诉其不签署承认违规销售的文件便不能离开公司。这一疑似限制人身自由的做法,在如今GSK员工起诉案中便被予以质疑。

 

 “曾有HR人员在员工间使出‘离间’之计,告诉代表A另一名同事代表B已经承认带金销售,后者因为坦白承认而不予追究,劝其尽早承认,既往不咎。”刘川说,但当有药代严词拒绝之后,HR方面很快就面露不悦,表示不签署者公司同样会予以解聘,而这些不听话的药代则将同时收到解聘信和严重警告信两封信,后者将对药代日后再就业造成恶劣影响。

 

这种类似“胡萝卜加大棒”的劝退方式,引发了公司内部巨大的质疑。而彼时被迫签署违规证明的员工虽得到了公司的报销费用,但在日后的大清退之中也被“授之以柄”,很快被予以辞退。而不签署者除了同样面临辞退外,还遭到了公司额外的“0报销”惩罚。

 

以上种种的“非常手段”,终于让这些GSK医药代表放弃了与公司的谈判,毅然决然的走上了法律维权的道路。其中,GSK河南药代起诉案已于5月27日开庭,预计一个月后最终宣判,其余案件也有望在本月正式启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中人物为化名。本文编辑:李宝花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