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民币CIPS系统,到底有啥了不起?

2019/9/23 5:49:40

人民币CIPS系统,到底有啥了不起?

创新驱动金融基础设施建设

 

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以下简称CIPS),近日获得2015年度上海金融创新奖特等奖,也是所有参评项目中唯一的特等奖获得者。

 

该系统按计划分两期建设,一期工程便利跨境人民币业务处理,支持跨境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结算、跨境直接投资、跨境融资和跨境个人汇款等业务。

 

作为我国重要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CIPS一期的成功投产上线,使人民币有了自己的跨境清算、结算系统,因而也被视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一大重要里程碑事件。

 

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主任杨文杰接受解放日报·上海观察专访时表示,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跨境支付业务仍处于从弱到强、从少到多的逐步发展培育过程,CIPS(一期)系统建设没有太多成功做法可以借鉴,因而需要结合中国国情、最大程度地满足不断变化的需要,并适应已形成的国际惯例。由于CIPS业务需求丰富,社会关注度高,而一期投产时间紧任务重,为保证项目顺利投产,建设团队采用了分步实施策略,如何对需求进行裁剪、在一期优先实现最紧要的功能,是项目的一大难点。

 

杨文杰表示,现有跨境业务数据标准不统一,代理模式复杂多样,业务处理的人工干预率高,渠道多元化,CIPS要建立统一的标准和业务处理规则,面临较大难度。此外,为支持境外银行机构办理业务,要尽量延长运行时间。因此,CIPS与相关联的大额支付系统运行时序的设计也是难点之一。


为攻克上述难点,CIPS建设团队创新了一系列主要功能亮点,包括:第一,CIPS(一期)采用实时全额结算方式处理客户汇款和金融机构汇款业务;第二,各直接参与者一点接入,集中清算业务,缩短清算路径,提高清算效率;第三,采用国际通用ISO20022报文标准,便于参与者跨境业务直通处理;第四,运行时间覆盖欧洲、亚洲、非洲、大洋洲等人民币业务主要时区;第五,为境内直接参与者提供专线接入方式。

 

央行清算总中心介绍,自2015年10月8日上线以来,目前CIPS共有直接参与者19家,间接参与者185家,覆盖6大洲的51个国家和地区。系统上线以来总体运行平稳,共处理支付业务金额5282.9亿元,日均处理金额78.8亿元,业务量自上线以来逐月稳步增长,相比2015年11月,12月业务量环比增长33%。杨文杰表示,为加快扩大业务规模,满足不同地区、时区的跨境人民币业务需求,央行清算总中心正积极与更多符合要求的境内外金融机构共同商讨申请、加入CIPS的相关事宜。

 

杨文杰透露,今年央行清算总中心将按照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要求,完善支付清算系统风险防范体系,推动法规制度顶层设计工作,充分体现央行支付清算系统的核心金融基础设施地位。

 

 

浦东新区来安路沿线,金融机构林立,中国人民银行清算上海中心就坐落在这条稍显静谧的路上。2015年10月,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下简称CIPS)在这里成功投产运行,成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一项重大里程碑。负责CIPS  运营工作的跨境银行间支付清算(上海)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CIPS公司),是一个仅有27人、平均年龄不到35岁的年轻团队。团队掌舵人、总经理张欣是一直在北京工作的支付清算人,在上海参与CIPS投产这一历史性的金融创新,她说自己感到无比自豪。

 

感觉到了历史重担

 

CIPS的系统建设主要由央行清算总中心承担,张欣率领的CIPS公司承担了系统的运营和参与者服务工作。2015年5月,时任央行清算总中心办公室主任的张欣接到任务,要牵头负责CIPS公司的筹建,工作地点则是距离北京千里之外的上海。

 

张欣说,当时最大的挑战并非立即转换工作岗位和地点,而是CIPS自身具有的创新特点让她感到了压力。CIPS公司是央行首次尝试以独立法人公司制来承担国际法律责任,面对这一史无前例的模式创新,她直言“感觉历史的重担压到了自己肩上”。更重要的是,2015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再次对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进行评估,CIPS能否上线紧紧牵动着人民币能否成为IMF储备货币的希望。

 

从CIPS公司的组建和运营,到CIPS系统的投产运行,张欣率领团队克服困难,开始了一系列创新探索:在运营系统上支持灵活的间直参代理模式,即允许一家间接参与者与多家直接参与者建立业务代理关系,从而促进市场竞争;为需求各不相同的参与者定制个性化服务和灵活的流动性管理方案;完善运营管理制度,统一CIPS 准入标准,确保境内外金融机构都有公平均等的参与机会。

 

团队才是创新主角

 

管理好这样一支人才济济又充满干劲的团队,本以为张欣会分享一些管理上的“独门秘籍”,没想到,她却说自己的团队“挺好带的”、“我要感谢他们”。

 

谈到团队,张欣的话也比聊自己时明显多了起来。她说,公司中多数员工都是在CIPS上线筹备阶段,从央行清算总中心各部门抽调的骨干。大家的家庭、教育经历一直都在北京,从接到任务到奔赴上海安营扎寨,只有一周的交接时间。团队年轻,很多人的孩子很小,家中还有父母长辈要照顾。“但是,大家都二话没说,一周内全部交接到位,直奔上海,白手起家。”

 

除了长期驻守上海的20多人,还有从央行清算总中心来上海长期出差的几十人。张欣说,在CIPS上线筹备阶段,很多人往往一个月都回不了一次家,加班到深夜11点是家常便饭,“大家都挺不容易的。”

 

CIPS成功上线后,所有人都特别高兴,大家觉得如释重负。“至少我们跨出了第一步。”张欣说,在筹备阶段,因为经验不足、时间紧、人手少等各种因素交织,加上系统未上线就备受国际瞩目,大家的压力都很大。系统上线后,压力瞬间释放,每个人都感到由衷自豪。

 

上海需要复合型人才

 

对于CIPS(一期)获得今年创新奖最高荣誉,成为唯一获得特等奖殊荣的项目,张欣说得到这样大的肯定,首先要感谢上海市政府的务实和战略眼光。

 

“在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过程中,上海市政府很了解上海需要什么,大家都在奔着这个目标去,这一点令人钦佩。”

 

不过,张欣也坦言,在国际法律、法务方面,CIPS公司目前仍然面临人才缺口。在她看来,这也是上海未来急需大力吸引的金融人才。

 

“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还需要更多复合型人才,要有国际视野,更要有其他领域的工作经历。”张欣说,金融人才从事着金融工作,而金融人才的背景却不应该局限在金融领域。对此,张欣颇有发言权——她本人就是学计算机出身。

 

张欣说,CIPS的服务对象和参与者遍布全球,与其他地区的对接工作涉及到保密、接入协议、收费标准等等要素,这些都对金融人才提出了更为精细、专业的要求。她表示,在今年的人才引进中,CIPS公司也会继续关注复合型背景的人才,希望更多有国际视野、海外背景的金融人才聚集到团队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