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小川称货币宽松,你手里的人民币靠啥保值?

2019/9/23 12:33:43

周小川称货币宽松,你手里的人民币靠啥保值?

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最近在上海表示,鉴于对中国和全球经济当前形势的看法,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是处于稳健略偏宽松的状态。这是央行向外释放货币偏宽松的信号,一季度的货币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明眼人都能看出,周小川近期透露出非常多的信息,一方面,货币政策效用递减,但不得不加码;另一方面,结构性改革任重道远,但不得不改革。

 

中国经济目前的下行是内生结构性的,这意味着只能通过内生性改革来完成,中央提出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正是因为当下经济现状是依靠高产能、高库存、高杠杆、高成本来维持的,货币宽松无法进入实体经济,便转而在虚拟经济中打转,可能是房地产市场,也可能是资本市场,实体经济还是偏冷的。

 

那么,在目前的复杂环境中,手里的财富应该如何进行资产配置,才能最大程度保值升值?

 

 

人民币资产,“类现金”是首选

 

总体来说,人民币汇率并不存在长期单向贬值的趋势。在我看来,各国货币汇率之间的关系本质上是由国家之间的生产力水平和效率决定的。纵观全球,中国的生产力水平高效奠定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地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决定同意让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也是对此的认可。

 

建议2016年人民币资产配置按照一定的位阶次序进行配置。

 

首先,应该维持现金、储蓄、低收益债券、货币基金的一定比例的配置。在通货紧缩情况下,结构性改革正在不断深化,即便货币政策放水,但经济下行仍然存在空间,此类以类现金资产的配置是很有必要的。

 

其次,应该考虑较低估值的资本市场的布局,包括港股市场、新三板市场以及回调后的内地二级市场。无论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股权市场的机会是跌出来的,或许仍然存在进一步的空间,但前景依然是看好的。

 

最后是谨慎考虑房地产市场的配置,房地产市场是中国高杠杆的主要集聚地,无论是政府融资、企业融资的背后都是依靠房地产作为抵押担保的,在整体去杠杆的环境下,存在较大的风险敞口,应该谨慎配置。

 

海外投资上涨过快,别盲目

 

有人说,中国经济总体偏冷,是否将投资方向转移到海外,例如美国这样经济复苏的市场,可以避险?

 

从去年5月份开始,我们确实建议一些高净值客户通过QDII、QDLP发行的跨境投资产品等合规投资渠道来配置海外资产。逻辑是比较清晰的,国内高净值人群海外配置本来较少,主要是投向国内股市和房地产市场,前几年国内回报相对比海外高,因此虽然大多人此前已有海外资产配置的意识,但大多没落实到行动上。去年资本市场下滑和汇率贬值两个因素相加,使得海外配置越来越热。

 

然而,过去三四年间,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为代表的海外投资市场已经上涨了50%,在目前试点海外配置资产不应该盲目。需要了解全球不同资产配置问题,需要弄清汇率之争,是国与国之间货币之间的竞争关系,表面上体现为通过军事强力捍卫其经济利益的能力,本质上体现在两国货币在限定条件下综合生产效率的竞争。

 

虽然此前人民币出现过一定程度的贬值,但在未来相当时间来看,中国的生产效率(考虑科技、管理、生产时间)等综合因素,并不会太过逊于美国。因此,高净值客户的人民币和美元的资产的配置比例可以配置为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