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文学往何处去?听听中英科幻作家怎么说

2019/9/12 16:34:26

科幻文学往何处去?听听中英科幻作家怎么说

8月19日下午,上海国际文学周嘉宾、多项国际科幻文学奖得主伊恩·麦克唐纳德和中国科幻作家韩松,走进思南文学之家,就科幻文学的现状和未来展开对谈。

 

伊恩科幻新作,月球上的“权利的游戏”

 

“这并不是我的首创,很多科幻作家都曾对月球感兴趣。在早期科幻小说中,威尔士就曾设想地球人乘着气球逃往月球。”文如其名,伊恩科幻新作《月球》把故事发生地搬到了月球上。

 

英国科幻作家伊恩。

 

谈起月球为何饱受青睐,伊恩解释道,月球是离地球最近的天体,人们用肉眼就可以看见,所以对月球有亲近感,而且写月球上的故事发挥空间大。他举了个例子,月球上的重力是地球上重力的1/6,地球人在月球上生活,骨骼密度也会相应发生变化,两年后如果不返回地球,身体就不再能适应地球的生活环境,所以人在月球生活一段时间就会面临回不回地球的抉择,这也给科幻作家的创作提供了宽广的想象空间。

 

在《月球》一书中,伊恩描写了月球地表和地下都建立起工业城市,中国、俄罗斯、澳大利亚等五个家族在月球上争夺工业从属权的故事。这部小说也被称为“月球上的‘权利的游戏’”,伊恩透露,中文版《月球》明年将与读者见面,他期待能听到中国读者的反馈。

 

中国科幻文学创作活跃,渴望得到更多关注

 

“我国的科技实力强了,写科幻小说的人也多了起来。” 继《地铁》、《高铁》之后,中国科幻作家韩松带来科幻现实主义新作《医院》。在他看来,刘慈欣《三体》获雨果奖标志着中国科幻作家的崛起,不仅在中国掀起一阵科幻文学热潮,也推动了中国科幻小说的世界化进程。

 

科幻作家韩松。

 

前不久,韩松参加了在复旦大学召开的科幻文学研讨会,当时在场的中文系教授说的一句话令他印象深刻。那位教授指出中国科幻文学是最开放的文字形式之一,也是当代文学中非常活跃的一种。“中国科幻文学的发展现状比十几年前改善了很多。”韩松看到了中国科幻发展的进步,但同时,他也意识到刘慈欣的成功只是个案,中国科幻文学创作总体受到的关注还远远不够。说起中国目前市面上只有一本科幻文学杂志和几万固定读者,韩松不无惋惜。

 

伊恩认为,科幻文学在英国的现状也不容乐观,“英国科幻文学正处在发展的转折点上,大量奇幻小说正占据读者注意力,如何定义奇幻小说和科幻小说的边界,如何建立对科幻小说的新认知,都是如今英国科幻文学面临的挑战。”同时,让伊恩感到担心的是,英国科幻文学市场很难吸引年轻作家和读者进入,出版年轻作家的科幻小说也很困难,科幻界的新声音就这样被淹没了。伊恩还提到,英国的许多主流文学作家根本看不上科幻文学,“但是他们输了,很多科幻作品如《哈利波特》已经创造了神话。”伊恩说。

 

怎样才能写好科幻小说

 

“科幻小说创作的精神就是不设置一个固定的未来,作家思考的是未来的可能性,科幻小说比起其他文学作品的不同之处就在于透过未来看现在。”在现场,韩松总结了科幻小说创作的五个要素,一是作家要懂科学,科幻作家的基本功是熟悉当代的前沿科技;第二是作家要有非凡的想象力;第三是有生动的故事情节;第四是要富有艺术性,因为宇宙的根本与美相关;最后一点是有思想性,“科幻创作其实就是思想试验,作家们探讨的是关乎宇宙的大问题。”

 

伊恩说到科幻小说就像一面哈哈镜,不仅反映出当下的社会现象,同时传递给读者的是变形的镜像。他对科幻文学的发展也有着自己的思考:“当科幻文学太成功的时候,可能会丧失提尖锐问题的能力,也就不再有针砭现实的棱角和锋芒,这值得引起人们的注意。”

韩松现场签名。

 

伊恩鼓励现场观众创作自己的科幻小说。有观众向他提问科幻创作的创意从哪里来,伊恩回答道:首先要学会不断问问题,“没有什么是理所应当的,很多时候在提问中我会有灵感闪现,我就将其运用于写作中。”其次要用想象力对已有的事物重新组合,把别人讲过的故事讲出新意来,这同样是创意。

现场读者提问。    

在两位科幻作家眼中,机器和人类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在韩松看来,机器和人类之间并不是替代关系,未来人和机器的界限可能会消失,人会在更高层次上回到智能的状态。伊恩也认为人和机器会共生为更进化的物种,“现在我们用电影来记录生活,或是把记忆储存在电脑里,这其实已经是一种共生的状态。”

 

图片来源:由主办方提供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134674205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