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黄浦江上的诗歌之夜,浓浓的诗意随着水波流淌……

2019/9/12 19:55:27

黄浦江上的诗歌之夜,浓浓的诗意随着水波流淌……

游船缓缓驶出码头,黄浦江上的诗歌之夜在荡漾的水波中拉开了序幕。10月10日晚上,第二届上海国际诗歌节将“不夜上海·诗歌之光”金玉兰上海国际诗歌奖颁奖仪式暨诗歌晚会搬到了游船上,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艾略特诗歌奖得主大卫·哈森、日本诗人高桥睦郎、郑愁予等多位嘉宾都在黄浦江上朗读了自己的作品,诗歌随着水流穿梭在诗人和听众中间。

黄浦江游船上的“诗歌之夜”

 

2017年是中国新诗的百岁华诞。在此契机下,第二届上海国际诗歌节聚焦“诗歌”这一文明形式,挖掘、展示和研究“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和地区的诗歌历史及文学现状,希望通过诗歌的对话,搭建起文明的桥梁。呼应这一主题,游船的不同楼层被划分成“陆地”“海洋”“天空”三个不同的板块,诗人依次在不同空间中朗诵,观众也随着诗人的移动而移动。

 

游船一楼船舱是“陆地”。“我对你们说过:我曾倾听大海/向我朗诵它的诗篇;我曾倾听/海贝里面沉睡的摇铃。”灯光暗了,身姿曼妙的舞者捧着黄色的光球翩翩起舞。一曲舞毕,舞者站住了,手上托举着明亮的灯盏,光照在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的身上,他用阿拉伯语朗诵诗歌《我对你们说过》,声音轻缓如水波。本届国际诗歌节首次设立“金玉兰”诗歌奖,在世界诗坛享有盛誉的阿多尼斯成为首位获奖诗人。“感谢上海国际诗歌节,令我与上海的诗人、小说家、文学家建立了更亲密的关系,让我更有机会了解伟大的中国人民。我深感荣幸。”阿多尼斯说,他对上海有一种独特的情感,“1980年我第一次来上海时,总觉得它是纽约这个大都市的郊区。但是,当我2009年重新来到上海时,印象却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我非常高兴,上海已经和纽约站在同一个门槛上,向未来对话。”

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获首届“金玉兰”诗歌大奖

 

“光”是这场诗歌晚会的特殊线索。就连观众也不仅仅是观众,而是诗词的参与者。晚会现场,每位观众都拿到了一只光球,可以根据喜好变换颜色。“陆地”篇的朗诵结束了,按下光球的按钮,沿着灯光映照出来的线路,诗人与听众追随着舞者,拾级而上,走向二楼船舱,走向“海洋”。从一楼到二楼的切换,寓意着丝绸之路从陆地延续到海洋,海上丝绸之路连接着古老的东西方文明。

诗人手中拿着光球,循着“光”的指引,从一楼船舱行进到二楼、三楼。

 

二楼船舱是绝佳的观景处,黄浦江的水流一览无遗。诗人郑愁予开始读诗了。“等待久了的田圃跟牧场/等待久了的鱼塘和小溪……”他的诗歌《雨说》“为生活在中国大地上的儿童而歌”,诗歌描写了许多儿童熟悉的农村生活景象,有“牛羊”“牧场”,也有“游鱼”和“鱼塘”。身为诗人,郑愁予说,世间万物,他最偏好两样,一是神话,二是最尖端的科技,“两者都启发我对于文明的认识。”

 

因舞者跃动而形成的“光带”又延伸到了三楼甲板。微风习习,耳边海关钟声回荡,游船开始调头回转,诗人们在甲板上仰望“天空”。中国台湾诗人颜艾琳正用单人阿卡贝拉的方式演绎诗作《禅,跳舞》,“动,一动,一动再动,一动不动……”伴着节拍与“蝉鸣”,中文“动”字的韵律充满诗意。上海国际诗歌节组委会秘书长、徐汇区文化局局长李明毅说:“上海太需要诗歌了,诗人艺术品位很高,他们带来的艺术成果,对于丰富区域的文化底蕴大有助益,城市需要诗歌与诗意。”诗歌晚会导演黄辉说:“这是一次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诗歌晚会,也是一次充满诗意与美感的晚会,观众参与其中,与诗人一起通过行进,完成诗的表达。”

诗人颜艾琳在三楼甲板用单人阿卡贝拉的方式演绎诗作《禅,跳舞》

 

夜色渐深,游船缓缓靠岸。朗诵家过传忠朗诵起阿多尼斯的文章《上海的声音》,诗人笔下的上海五光十色,“上海,聚会开始,却没有离散的时候……”